威海信息港-资讯频道   当前位置:威海信息港 > 资讯频道 > 资讯汇总 > 讨薪农妇身亡案追踪:家属
讨薪农妇身亡案追踪:家属称太原警方曾提赔偿54万
资讯汇总   来源:网易荐新闻   2014-12-31    评论(0)
核心提示:12月13日,在山西太原一工地讨薪的河南郸城县农妇周秀云,在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后非正常死亡。24日,周秀云外甥晋新锋将此事通过网络媒体曝光,一则“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的图片消息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引发关注。

死者生前照片

   12月13日,在山西太原一工地讨薪的河南郸城县农妇周秀云,在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后非正常死亡。

  24日,周秀云外甥晋新锋将此事通过网络媒体曝光,一则“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的图片消息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引发关注。

  当晚,太原市检察院、太原市公安局先后在官网上发布通告,将周秀云之死定性为非正常死亡,对涉案民警王文军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30日凌晨,王文军被批捕。

  非正常死亡17天之后,河南郸城县农妇周秀云仍未能魂归故里,还躺在武警山西总队医院太平间的冰柜内。

  讨薪引发纠纷报警后被抓

  目击者称,警察把周秀云按倒,一个膝盖顶到胸部,抬上警车时,“都不会动了”。

  13日16时许,周秀云的儿子王奎林来到太原市龙城大街山西四建集团经贸龙瑞苑工程项目的工地,准备找项目部讨薪。今年10月开始,王奎林和父亲王友志及另外十一名工友到该工地打工,共被拖欠2.9万元工资。

  工地保安以王奎林未戴安全帽为由阻止他进入工地,王奎林说,“他把我往回拉,我转过身推了他一把。”王奎林和保安扭打在一起。二人分别打电话叫来工友和保安队队长。

  双方沟通未果,16时20分前后,保安队长报警。王奎林提供了一段警察到场之前的手机录像,录像显示,周秀云等人在和保安队长沟通时说,“刚才有人说要弄死我。”录像中,保安队长并未回应。

  王友志的侄子王广伟当时也在现场,他回忆称当时一共去了十几个工友,保安队也来了一批人,“保安打王奎林不对,我们拉住保安想打,但是没动手。”

  17时,龙城派出所一辆警车四个警察到达现场。“王文军用方言和保安队长说了几句话,回头就说我们是犯罪嫌疑人。”王广伟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保安队长核实,保安队长通过中间人回应,称不便接受采访。

  王文军要求在场的一名工友李康出示身份证,李康说王文军言语粗鲁,双方发生口角。王文军拿出手铐要铐李康,被王友志阻止,王友志说,“我对他说,你要铐就铐我。”另一名工友拍摄的手机录像显示,王文军把王友志按倒在地,反铐了王友志。

  自称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工友徐天动回忆,王友志被铐之后,和王奎林、李康、王成(工友之一)一起被押上警车,“周秀云不愿意,她过去拦王文军,被推开了。”随后,周秀云再次起身,拉住王文军,“王文军说你松不松手,周秀云说就不松”。王文军把周秀云按倒,一个膝盖顶在胸部。

  王文军和周秀云起冲突后,警车上的王奎林用偷藏的手机报警,“警察打人有没有人管?”电话还没说完,车上一名警察拿走了王奎林的手机。

  徐天动称,周秀云拉住王文军的警裤,把一个口袋“拉烂了一个口子,王文军揪着周秀云的头发不放。”王奎林称,他在警车上看到王文军把周秀云的头部“按到了肚子上。”不久,周秀云倒地不起。

  网络上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王文军一只脚踩在周秀云的头发上,徐天动称看到了这一场景。

  对于这张引起网民极大愤慨的照片,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值班民警刘金润称,“在公众场合民警绝不可能有上述行为。”他说网络照片的拍摄角度是从当事民警侧后方拍摄,因此产生了脚踩着妇女头发的视觉误差,而且上传者断章取义故意误导广大网民。

  经新京报记者核实,这张图片出自现场一名工友拍摄的一段视频。三位职业摄影师均称,这张图片是视频截图,但结合原始视频,这张图片“被PS的可能性很小。”

  此外,据新华社报道,在那段视频中,一名民警紧挨着周秀云的头部站立,能明显看到头发被踩在脚下,并有民警先左后右换脚踩的细节。

  王奎林称,17时40分前后,周秀云被四名警察合力抬上警车时,“都不会动了。”

  医生说死者在派出所已死亡

  医生在派出所对周秀云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急救,“诊断结果是呼吸心跳骤停,人已经死了”。

  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被拉到龙城派出所后,分别被要求交出手机、腰带等物品。王奎林称,周秀云被警察放在墙边,“人已经软了,墙都靠不住,两个警察去扶她,她身体还是往一边歪。”

  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均称遭到龙城派出所内多名警察殴打。事后,王友志被武警山西总队医院诊断为四根肋骨骨折。

  王友志称,他看到一个警察“踢了周秀云一脚,让她别再装死了。”龙城派出所拒绝提供当时的监控,这一说法尚未得到第三方信源证实。

  太原市急救中心提供的病历记录显示,当天18时27分龙城派出所民警报警,“诉患者10余分钟前突然意识不清,呼之不应。”

  从武警医院出发的救护车随车医生雷英魁在龙城派出所对周秀云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急救,“心电图就是一条直线,诊断结果是呼吸心跳骤停,人已经死了。”

  应龙城派出所一名周姓民警的要求,救护车把周秀云拉到山西省荣军医院急诊科抢救。“如果没有人要求继续抢救,我就直接宣布死亡了。”雷英魁说。

  按规定,雷英魁在19时10分下了病危通知书,但这张通知书上并没有家属的签字。“警察说她没有家属”,雷英魁回忆。但该说法遭到王奎林、王友志否认,“当时我们就关在拘留室里,第二天凌晨3点多才让我们出去。”

  荣军医院接诊医生高敏说,“人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如果不是警察送来的,我们也不会接收。”

  高敏对周秀云再次抢救了半个多小时,“心跳、呼吸、脉搏都没有了,上了强心剂也没起作用。来之前就死了,我们也没办法。”

  当日19时50分,周秀云被宣布临床死亡。“送她来的那个警察开始打电话,后来法医就过来了。”高敏回忆,法医在抢救室内脱去周秀云衣物,对遗体拍照。

  在周秀云的病历手册上,高敏只在姓名一栏填上“女”,其余皆为空白,“警察说不知道她叫什么,我们想只能算无名氏了。”

  案发后警方曾提出赔偿54万

  死者亲属先后3次到山西省政府和省委大门前“申冤”,称“被人跟踪”限制打车。

  周秀云的遗体于13日晚被拉到武警山西总队医院的太平间。14日凌晨3时,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被龙城派出所释放,“说我妈死了,让我们去太平间看看。”

  随后,王友志被安排到武警医院治疗,王奎林、王广伟和随后赶来的亲属被安排到医院对面一家旅馆,食宿由龙城派出所负责。

  王家亲属准备为周秀云“申冤”。但从14日开始,王家亲属被一些身份不明的男子限制乘坐出租车。

  王奎林拍摄的手机视频显示,某天,亲属拿着传单打车要去太原市政府,三名男子拦在车前,司机只得作罢。当天,亲属最终坐公交去了太原市政府,“我们上车,他们也上车跟着。”

  有亲属通过照片指认,阻止他们打车的男子中,有一个是龙城派出所民警。但龙城派出所拒绝了记者采访,目前尚无权威信源证明拦车人的身份。

  随后几天,死者亲属先后3次到山西省政府和省委大门前“申冤”,提出彻查龙城派出所所有参与打人的警察。“但说实话没啥好效果,也没告诉我们怎么处理那些警察。”王广伟说。

  王奎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周秀云死后,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的一名人士曾带着律师找到家属,提出对周秀云赔偿542380元,但被家属拒绝。“说白了就是希望私了。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要赔偿我们会通过法律途径,现在是给我妈要个说法。”王奎林说。

  直到20日,周秀云的外甥晋新锋到达太原,他将此事发布在论坛和微博上引起关注。24日,关于此事的报道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当天还有人在旅馆观察我们,但打车就没人再阻止了。”晋新锋说。

  26日晚,太原市检察院和太原市公安局官方网站先后发布通告,将此事定性为非正常死亡事件,称已对王文军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9日晚,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在小店区检察院的组织下辨认打人警察。“在工地门口和派出所里打我们的,我自己认出来11个。”王友志说。30日凌晨,王文军因涉嫌滥用职权罪被批捕。

  据悉,负责办理案件的专案组按照家属意愿,为其提供了几家异地权威司法鉴定机构供选择,也同意由家属选择其他合法机构进行鉴定,目前正积极与死者家属沟通,争取尽快同意进行尸体解剖检验,以便早日查明真相。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信息港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评论>>

评论列表

广告
广告
更多>>

资讯·今日要闻

广告
广告
更多>>

优质会员推荐

中国联通威海市分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5
鲁ICP备05003732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A2.B1.B2-20050001
客服电话:5208177 客服QQ:852792200 业务电话:5279229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淫秽色情信息,举报电话为10010
1 1